設為首頁 鹽商網導航 鹽商網博客 繁體 簡體
李宗吾一起鮮為人知的訴訟案
時間:2013-06-05 16:29:53  來源:鹽都商人網


自貢市檔案館珍藏的1940年李宗吾訴訟檔案專卷(部分)


1940年6月22日李宗吾為反強暴侮辱妨害自由向自貢地方高等法院遞交的起訴狀

李宗吾1879年2月5日出生于我市自流井區的彙柴口,是我國現代歷史上杰出的思想家、幽默諷刺文學大師。1912年,他以一部驚世奇書《厚黑學》震驚海內外,由此人們稱他“厚黑大師”,李宗吾自稱“厚黑教主”。當今被列為“影響中國文化的二十位大奇才怪杰”。這驚世奇書連同他以后陸續面世的《厚黑從話》、《我對圣人之懷疑》、《心理與力學》、《制憲與抗日》等著作一版再版,并以各種譯本傳遍世界80多個國家和地區,許多國家和地區還成立了《厚黑學》研究會。

然而,李宗吾這位驚世奇才曾于1940年為捍衛人權尊嚴,向自貢地方法院起訴他人對自己強暴侮辱妨害自由的一起案件卻鮮為人知,最近,筆者翻閱了珍藏在自貢市檔案館的檔案專卷(共94頁),其中有他親筆起草的起訴狀及印章。由此,“厚黑教主”的一段過往故事便歷歷在目:

1933年前后,李宗吾兩個兒子先后病死,給他造成沉重打擊。1938年剛開始走出人生低谷的他,又遭遇省政府改組,裁撤政聞編輯委員會,于是,不厚不黑的李宗吾被裁剪掉了。

1938年李宗吾返梓居住于彙柴口小竹灣,次時他已61歲。由于歲月滄桑,體弱病多,只能靠祖業積蓄和打理生意過活。

1940年5月13日,當地經營小商貿生意的陳鑄余,向李宗吾侄子李伯為購買胡豆,議定每石價格63元。陳鑄余當時付洋100元,量去胡豆二石,欠下26元,并言明當日下午再去量胡豆時補足所欠余款。是日下午陳鑄余并未去量胡豆,所欠之款亦未補齊。此后胡豆價格陡漲。至到5月15日陳鑄余才率人馬,前去向李伯為量豆。李伯為因豆價已漲,原生意又非訂購,不允出貨。因此兩相爭執,雖經人調處,亦未徹底解決。陳鑄余不甘心,以李伯為系李宗吾之侄子,又住在其家中,于是欲找李宗吾交涉。6月18日見李宗吾一人由彙柴口街上回家,即上前阻攔不準前行,并將李宗吾攔至附近的一茶館,以惡言相罵。旋經當地保長邱瑞生及紳耆李炳九等極力排解,雙方才各自散去。李宗吾因無故受辱,回家后于6月22日先后以侮辱妨害自由等詞向自貢市警察局與法院提起訴訟。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宗吾提起訴訟之前的6月14日,陳鑄余以“侍勢藐抗詐欺害深迫請作主”為由先將李宗吾告上法庭。陳在起訴書中寫道:本年四月初七,民在彙柴口市行買料,適逢李伯為聲稱其主李宗吾命他售料二十九石,雖經行戶介紹,民恐貨不符樣,兼之漲跌無常,非主從場不敢成交。當經行戶徐吉三等引到他家交涉,宗吾亦允出售,即指兩囤胡豆,好歹各半,訂售二十四石,照市議價法幣每石63元,宗吾亦量料二石。互相為信,彼此欣允。民如期將款隨同駝夫十七疋送至其家,宗吾不面,支他家眷胡言搪塞。民即投保甲地鄰理論。(他們)均畏宗吾富勢,不敢言公。民無奈求公所處理。宗吾不前,而眾駝夫索要力費不休。方由保長墊力費20元后,乃與宗吾會面。初則推諉,后竟入室不出。民無奈相繼又報請聯保處調解。該宗吾藐抗,三傳不到。竊思凡斗載交易,憑行戶一言而定,該宗吾詐害殊堪痛恨。竊查宗吾年租數百石,富蓋一鄉,乘此旱災壟斷實成奸商。行為大干刑例,理合各文懇請鈞處俯準喚李宗吾到案,究以相當之罪。

當時的自貢地方法院針對陳鑄余的訴狀作了這樣的批文:“狀悉。查所訴各節,純屬民事上之契約關系,如果屬實可向民庭起訴,惟與刑事無涉。請求專案訊究之處著無庸議,仰即知照,此批。”

陳鑄余的狀告還未等到結果時,又有了上述李宗吾狀告他的訴訟。李宗吾在起訴書中寫道:為強暴侮辱妨害自由遵批自訴懇予訊究事……6月18日該鑄余見宗吾由彙柴口街上經過,即糾約流氓攔路阻止,惡言侮辱,不準走路。經行人及街眾吼阻,兇焰少殺。乃聲稱鄭漢卿看管,經保長邱瑞生及本街士紳郭卓群眼見,排解至三元新茶店內,均斥其不合,始得脫險而歸。事后鑄余在通街肆行謾罵,并稱下次在遇,必須毆打等語。竊查強暴侮辱妨害自由,實犯刑章。遵檢查處批示,特自訴議予依法治罪。在者宗吾因年老多病,請托同學謝公杰擔負本案完全責任到庭陳述。務懇鈞庭賜核傳案訊究,以重人權而維法紀。

6月24日自貢地方法院分別向原公李宗吾,被告陳鑄余發出傳票,并定29日開庭審理此案。是日下午2時開庭審理,自貢地方法院推事謝鴻恩、書記官何忠信出席,并分別向原告李宗吾(謝公杰代),被告陳鑄余進行了筆錄。之后法院定于7月3日再次審理,李宗吾年僅14歲的孫子李志綱向法院遞交了一份展限狀,稱生祖父“因被拉感熱嘔吐未愈,現養病松林坡。蒙示刑事須本人到案,請準展限一周,病愈趕歸候審,籍明冤曲”。

7月9日,法院將再度開庭審理,7月6日 李宗吾孫李志綱又遞交了一份具狀,稱:“生祖父李宗吾自訴陳鑄余強暴侮辱一案既蒙受理,丞應遵傳到庭。但因病重起動惟艱,發燒譫語,頗失知覺。除請本保聯保主任李學恬暨醫生張錫成負責證明外,只得商定祖母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之規定委托叔祖父李靜修屆期到庭陳述”。為了慎重,7月9日開庭時,李宗吾還托請了醫生張錫成、長坵鎮聯保主任李學恬為證人。

7月12日、22日法院再就該案分別進行了審理,李宗吾一直因病未到庭,委托李靜修代理出庭。法庭經過周密調查、詢問、取證,于7月27日下午3時進行了宣判;“……買賣之對手方當然為李伯為,關于買賣貨物之交付亦當然應向李伯為交涉。乃被告竟強令李宗吾交貨,殊屬不合。據當時爭吵情形,據證人即當地保長邱瑞生在自貢市警察局供稱:‘李宗吾與陳鑄余5月13日早晨事,起初的時候我未知道,我在米行監視發米,聽得吵鬧,看見李宗吾要回去,陳鑄余就用手擋住他轉去茶館喝茶,不準他走。我又不能走開,就叫鄭漢卿去勸陳鑄余不要擋。陳鑄余不聽。此時茶館人多,路上也有人是看見的。及他二人到茶館,我也到茶館勸解。陳鑄余在茶館當著眾人大聲說:李宗吾,你是省府秘書,你如何這么不要臉……’。在本院供稱:‘那天很早我見陳鑄余叫李宗吾吃茶。我兩次叫鄭漢卿去勸不了,就將李宗吾擋回,后經李炳九勸散了的,等語’。質之鄭漢卿供詞亦大致相同。是該被告犯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及公然侮辱二罪。事實極為明確。惟查其行為依法應從較重之一妨害自由罪裁斷,又查該被告本屬鄉愚,罔知禮法,一時粗暴,情節尚非重大,特從輕處以罰金20元,并依法準以一元折算一日服勞役”。

該案判決后,8月4日被告陳鑄余收到判決書,8月9日原告李宗吾收到判決書。8月14日確定相應偵查卷宗,9月3日由法院刑庭移交偵查卷宗于檢查處。至此,歷時2個多月的李宗吾自訴陳鑄余侮辱案宣告結束。

張國鋼/文

[打印] - [TOP] - [關閉]
看了本文的網友還看了:
最新信息
鹽商特寫
鹽商精英
關于鹽都商人網 - 自貢市工商聯(總商會) - 客戶服務 - 相關法律 - 網站地圖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免费下载新剑侠情缘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