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鹽商網導航 鹽商網博客 繁體 簡體
發現與告訴 讀周聞道散文《山海為關》
時間:2014-11-22 10:45:16  來源:中國經濟網-四川頻道

    □ 李銀昭

    面對梁上君子,最好的辦法就是筑道圍墻;面對國賊列強,最好的舉措就是筑牢長城關隘。這就是中國幾千年的封建圍墻文化發現的秘密,或者說告訴我們的安全定律。

    站在千年古長城下,周聞道也在發現,也在告訴。可是,他不是在對中國千年的圍墻文化進行重述,而是顛覆——這就是《山海為關》發現與告訴我們的歷史敘事隱密。

    《山海為關》是周聞道的在場散文新作。什么是在場散文?相信關注本版的讀者并不陌生。在場寫作強調介紹現實,關注當下,顯現存在的意義。圍墻與長城,一個護家,一個守國,背后都是安全意識,以自然物質條件為根本的,一路堅守下來。“可是,這靠得住嗎?”(《山海為關》語)是的,這個跟隨了我們幾千年的圍墻文化,卻越來越面臨著許多拷問,進而質疑。這種拷問是直指心骨的,這種質疑是振聾發聵的,不能不讓我們沉睡了幾千年的大夢幡然猛醒。其實,不論是圍墻還是長城,那都是“一個塊壘”,家的“塊壘”,國的“塊壘”,民族的“塊壘”。這個塊壘是在長期的憂患中郁積而成的,不僅郁積于山海關隘,還郁積在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心中。

    《山海為關》無疑屬于宏大敘事的范疇。在這篇散文里,山海關,已不僅僅是一個地名,一個具象,一處文物古跡,而是一個意象,或曰文化符號。矗立在北方大地上的山海關,雖然已經失去當年風采和價值,可通過它殘敗的遺跡,穿越歷史的煙云,我們看見的是一個文化的山海關,精神的山海關,一個承載著民族心理歷程,又連接著當下之憂的山海關——既然自然的、物質的人造工事已靠不住,我們的國之安危,系之于何?

    發現性,是在場寫作的重要追求。什么是發現?這不由得令人想起在場主義的另外幾個關鍵詞:去蔽,敞亮,本真。去蔽,顯然是去除歷史的遮蔽,文化的遮蔽,利益格局的遮蔽;敞亮是去蔽的要求,即達到澄澈之境;而本真則是最終目的,即抵達真相的彼岸。因此,每一次發現,都是一次向極限的挑戰。

    讀當下周聞道的散文,讀到的不僅僅是他早期作品中的戲臺、老屋、小街、河流、田野,不是簡單的“五四”白話散文旗手周作人、郁達夫式的抒情敘事,更多的是肩負著歷史人文之重、當下現實之痛、國家民族之憂的大氣之作。《山海為關》正是這樣。它以在場敘事姿態,再現了豐富的歷史人文事實。不僅使我們沿著民族的歷史往深里走,還讓我們面朝大海往寬廣里究。從山海關、古長城,到一戰、二戰,從阿爾卑斯山、地中海、波羅的海、荷蘭灣,到“大西洋壁壘”、諾曼底登陸,沒有一道關隘,是堅不可摧的。這就是周聞道以其獨特的發現,告訴我們的歷史真相。是的,當我們翻開歷史,沒有一道天塹不是被鐵蹄踏破,被炮火夷平的;沒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民族,可以憑借一道山海,幾道關隘,一道長城,就可以國泰民安,可以高枕無憂的。“山海為關,原來阻隔的是自己”。

    在這里,我們不僅看到了在場敘事的力量,還感受到了在場敘事的魅力。

    那么,真正的鐵壁銅墻,固若金湯是什么呢?

    不是山海長城,不是險道雄關,不是導彈或導彈攔截系統,不是一切物質形態的障礙。“再堅固的長城,也敵不過柔軟的民心”。真正的長城,是制度與文化,及其形成的以民心為靈魂的拒絕。這就是我們需要的“拯救大兵”的文化意義。

    《山海為關》無疑是一篇在場寫作杰作,也是華語散文在本年度的可喜收獲。周聞道的發現不僅有意義,也有力量。在他之前,還沒有哪位作家賦予山海關如此的內涵,如此的思想。他把幾百年上千年的歷史文化和民族心態,如此概括在一個山海關里,從中可以看出作者深厚的學養和藝術家的魄力。

[打印] - [TOP] - [關閉]
看了本文的網友還看了:
最新信息
鹽商特寫
鹽商精英
關于鹽都商人網 - 自貢市工商聯(總商會) - 客戶服務 - 相關法律 - 網站地圖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免费下载新剑侠情缘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