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鹽商網導航 鹽商網博客 繁體 簡體
與今天共舞
時間:2014-11-22 10:51:27  來源:中國經濟網-四川頻道

□張莓 

    胡蘿卜蜜蜜甜,盼到盼到要過年……

    我對年的印象同餃子有關。每年三十鐘聲一響,餃子就得入口。我們家的餃子餡一般是韭菜加豬肉,母親說:牛肉貴,也老,不易熟。偶爾,家里也做用蛋皮和面粉搟成的蝦皮餃子,好看是好看,卻不如韭菜餡的受歡迎。做餃子時,母親會為我和父親系上圍裙,父親負責揉面搟皮,母親呢,則把餃子包得像花兒一樣。有一兩次,母親招呼客人來家,除了增添幾道涼菜,餃子也會多些花樣。我們家廚房頂上有個大大的蒸籠,分上中下三層,專供人多時使用,每到這時,父母的活兒就得從頭天晚上做起,因為除了韭菜餡的餃子還會有大得出奇的酸菜粉絲餃和中看不中用的蝦皮餃。

    我的工作是將家里的搓衣板、簸箕和凡是能擱置餃子的家什擦干洗凈晾干,在上面鋪層白紙,將餃子整齊地碼好,這是最省心也是最讓我煩心的活兒,因為我始終不能操刀上陣做我想做的餃子。母親嫌我笨,說我包的餃子煮不過心,父親倒是慈悲為懷,時不時塞幾個面團讓我一邊玩去。

    我的第二份工作是把大小不一的蒜瓣掰開用短木錘在臼窩中錘打,當蒜瓣被錘打得七零八落時再輾成茸狀。這個活也不是我愿意干的,因為用力不均,我總會將熱辣辣的蒜汁錘入眼里。母親是北方人,吃餃子講究蒜和醋的搭配,我得花好些時間把這幾天要用的蒜全部輾完。眼睛辣得受不了時,我索性找條紗布把雙眼蒙住,時間久了,反倒成為樂趣了。

    母親的潔癖遠近聞名,年三十到初一的碗筷卻一律不讓洗,她說飯碗是財神爺的寶,年頭倒出來的水會將整年財運沖掉。家里與刀剪有關的東西也束之高樓,必要時,只能用別的字眼替代。我嫌母親的規矩多,敢怒不敢言,母親卻說,要想紅運來得早,規矩能多不能少。

    每年三十的前一天,母親再忙也會將全家人的衣服、紐扣仔細檢查一遍,該縫的縫、該加固的加固,似乎衣裳和紐扣是我們的身份象征,整潔了、牢固了、體面就有了。父親是軍人出身,對母親絮絮叨叨的東西不屑一顧,但每年這個時侯,父親便會對母親附首貼耳。此時的母親自信、高調,像久經沙場的大將指揮著她的盤盤碟碟、指揮著我們這兩個蝦兵蟹將。

    年三十除了吃餃子,我還享有不睡覺的權利。家里無電視機時,一家三口圍坐在藍熒熒的火爐邊烤土豆。母親對土豆癡狂,趕著趟的往爐灶里放,吃多了,便一個勁兒打嗝。幾年后,哥哥們陸續回到成都,家里的規矩少了,能記住的東西也少了。

    年前,也是我和大哥最忙碌的時候,年貨的準備工作得提前十天半月。天冷,誰也不想起早,但我們必須得爬出被窩趕到副食品商場。通常,大人對小孩會有些遷就,若遇到與我們差不多大的二扛子也只有削尖腦袋往前沖了。大哥個頭小,溜進滑出是好手,我呢,頂多也就是個托馬大叔,將大哥遞給我的食品一袋袋往外扛,全無女孩的斯文。

    每年初秋,我就開始盼望過年的新衣。平常家里開銷大,我頂多能穿上母親用她的舊衣料改做的冒牌貨。六一兒童節是個好日子,但并不保證我百分之百能穿上新衣。母親沒讓我失望,再難的日子,我也能在年初一的枕邊找到期盼已久的東西。我的壓歲錢隨著年齡的增長也多了起來,從最初的一角、兩角到兩圓,我走過的是一段脫貧致富的路。壓歲錢少時,我往往熬不到天亮就已瞌睡;多了,眼皮再打架,也要熬到叩頭下拜。

    另一個年我是在追求者的自行車上度過的。十八歲,正是我不管不顧的年齡,同父母的年夜飯吃到一半我便屁顛屁顛往外跑。天黑,街面卻熱鬧非凡,噼噼叭叭的焰火和甩手炮驚得我四處躲藏。他來了,旋風般穿過大街小巷。我張惶的像一張擦滿鼻涕和眼淚的繡花手帕,那一刻,我長大了,因為我懂得了羞澀。

[打印] - [TOP] - [關閉]
看了本文的網友還看了:
最新信息
鹽商特寫
鹽商精英
關于鹽都商人網 - 自貢市工商聯(總商會) - 客戶服務 - 相關法律 - 網站地圖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免费下载新剑侠情缘单机版